如果这部动画能拍出来,我们不会只记得宫崎骏 | 每日一片

摘要: 杨德昌生前最后一部作品,要开拍了

10-11 00:00 首页 V电影Vmovier

这 是 V 电 影 的 第 1505 部 每 日 一 片

我 明 白 你 会 来,所 以 我 等

《追风》样片


长:0900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星级:8.5


今天的短片比较特殊,是一部动画电影《追风》的样片。

作者,杨德昌。

2007年,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这部作品,就离开了人世。

只留下短短9分钟的片段,和无限遗憾。

就在前两天,V姐看到了这部电影在广电总局立项,由光线影业接手。导演,演员全都还未定。

虽然斯人已逝,但还是好期待《追风》能被有心人接手拍出。

因为在V姐第一次看这部短片时,已经激动不已——

虽然只有9分钟,却已达到了许多国产动画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提起经典国产动画,我们会想到什么?

近十年的佼佼者如《大鱼海棠》,《小门神》?

可它们虽在画面上加入了中国古典风格元素,但也都短板很明显——剧情硬伤。


有形,无神。


以至于时至今日,许多人心目中认可的真正经典,还是我们的童年回忆——

老一辈动画人拍出的《小蝌蚪找妈妈》,《大闹天宫》。

《大闹天宫》豆瓣评分9.2,好于99%动画片。

然而,那已经是50多年前的旧作了。

从今天这部短片就可看出,这部《追风》,本能补上这个长久以来的缺。

9分钟,就能让你做一场形神俱备,且独属于古代中国的大梦。

故事发生在北宋时期的开封。

片中用种种细节,勾勒出了一个繁华而又趣味盎然的古都市一角。

先是内景。

一间瓦舍中,众人端坐听评弹。有人喝茶,有人摇扇。

接下来,转到外景,瓦舍里弹琵琶的少女和青梅竹马的少年相伴着夜行回家。

走过拱桥,能看见远处灯火通明的商业区上绽开的烟花。

路过夜市食肆的时候,不但能看到形形色色的街坊,还一直都有断断续续的街坊议论声传来,“两个小孩这么晚还不回家啊”。

这一路上,俨然就是一幅北宋市井文化全景图。

故事以成龙为原型,讲述的是少年如何被发掘出武学才能,一步步成长的故事。

风格写实,有如看一部武侠小说。

这对少年男女走着走着,进了一条漆黑的窄巷。

橘黄色的灯笼是唯一的光源,照亮了路过的一座座古朴的房屋。

走到半路,危机渐生,两个蒙面人盯上了他们,

看这身手,颇似《卧虎藏龙》中章子怡和杨紫琼轻盈的飞檐走壁。

蒙面人究竟为何而来?我们不得而知。


祸不单行的是——蒙面人还没现身,两个孩子就先被一帮地痞流氓缠上。

9分钟,3重转折,悬念迭起。 

下一秒要发生什么事,难以预料。

在这部短片中,真正体现出中国古典风格的还不在于故事,而在于摄影和场面调度。

近9分钟,一镜到底。

平移的连续镜头,扫过一个个蚕豆大小的人。

大片留白,散点透视。

杨德昌当时定下的目标,就是拍一部“流动的《清明上河图》”,天天都在研究扫描版的国画。

结果,真神似。

而镜头一旦跟着不同的人移动起来,纵深感就出来了。

短短9分钟内,视角有多次切换。

精髓就是一个字——藏。

从少年藏在人群中看女孩唱歌的视角,到树上人窥视两人行踪的俯瞰镜头。

再到树上人自己也入画,形成了螳螂捕蝉的神秘感。

谁也不知道,究竟还有什么隐藏于画外,尚未现身。

毫不怀疑,如果这部动画真能拍出,一定可以成为如日本的《辉夜姬物语》那样,能够传达出本国古典文化精髓的电影。

但可惜,这段样片刚拍完,杨德昌就支撑不住了。

一方面,是没钱了。

拍《追风》,本是为了圆他少年时的漫画梦。

他在中学时很迷手冢冶虫,每周都会买日本漫画杂志,自己画的漫画在班上被同学传看。

多年来,漫画和电影对他来说,同样是如与命运缠绕在一起的东西。

是“一个梦,一种向往,一种对另一个更美好世界的存在的信心、期待、依据

平时,他会给自己画自画像。

拍电影的时候,会自己做美术指导,也会把人物小传搞成漫画形式。

(《独立时代》的人物草图)

2000,他拿到了戛纳最佳导演奖,终于有机会开动画公司,想做“中国的吉卜力工作室”。

但他没想到,做动画实在太烧钱了。

就是现在看到的9分钟,花掉了2亿多台币(折合人民币四千多万),股东再也不愿意出资。

这跟杨德昌太过理想化,对自己要求太高不无关系。

V姐之前就写过,一镜到底究竟有多难拍。

而此前从未拍过动画的杨德昌,却在刚上手的时候,就选了最难的一条路。

为了拍《追风》,还专门去吉卜力工作室拜访,结果连制片铃木敏夫都认为动画不分镜是不可能的事。

然而,杨德昌从不怕挑战,甚至可以说,他酷爱如此。

当年拍《海滩上的一天》,中影给他指派了摄影师,他却偏要用杜可风,结果差点被解除了导演权。

跟他一起共事过的人都怕他,觉得他一半是个固执的孩子,一半是残暴的君王。

20多年,拍了7部电影,就是在这样长时间的自虐和虐别人当中弯成的。

可是这一次,他再也没办法那么强悍。

2004年,他的癌症开始扩散全身,还在支撑着创作《追风》。

现在这部样片的声效,就是他自己进录音室完成的。


这也是杨德昌最后一张工作照

跟他一起合作动画的导演张毅说他每天一打开传真机,就会接到杨德昌的几张造型图。

结果有一天,突然没有了。

打电话过去问的时候,才知道杨德昌病情加重,喊痛的声音连对街都听得到。

V姐印象最深的,就是杨德昌的朋友回忆他最后的时光——

「画到最后杨德昌的疼痛已经非常剧烈,人处于半昏迷状态,但他还是在画:画了一大群中年人,手指着天空。彭铠立伏在耳边问他是什么意思,杨德昌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,就只是在笑。」

可以说,这部《追风》,就是一个固执地坚持了自己的完美主义直至最后一刻的中年男人,忍着巨大的疼痛,完成的童年梦想。

他想让大家看看,亚洲动画,不会只有宫崎骏,吉卜力。

我们不知道这部作品最后的命运会是如何。

唯一的希望就是,接手的人,别辜负了那颗滚烫的心。

 

V姐往期文章推荐:

(点击下方文字可直接跳转至文章)

日本催泪暖心广告,还记得你第一次上学的心情吗?

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理想与现实

在水里画出梵高的星空,世间少有的视觉享受

13秒ko对手!爱尔兰拳击手告诉你什么是开挂的人生



【和V姐聊聊】

你对这部电影有着什么样的期待呢?


<End>

图 / 网络


首页 - V电影Vmovier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