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双廊,遇见信仰

摘要: 最近很懒,不想写东西,放一篇前几年写的,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做作游记撑这周吧~

10-09 06:45 首页 夹子饮诗

ON THE ROAD

一/路/向/西

行走双廊,遇见信仰

2014.02.04


民族的汉子,壮年小伙,几十个抬着神像,几十个拉着打满节的粗绳,几十个舞起长龙;民族的姑娘,端庄安静的姑娘,几十个手捧着花,跟在后面,再后面是我:锣鼓喧天的热闹中,骨子里透着活力与希望的队伍,浩浩荡荡,从村落这头,穿过从几十个香案飘起的信仰的烟,穿过几十条大红鞭炮串起的小巷,穿过在兴奋中等待的孩子,走进深深的村落那头。



那是我在双廊的最后一天,我喜欢大理古城夜晚的星空,而旅伴更爱双廊半岛平静的洱海。在这之前,出门旅行从不做攻略的我,以为像是一大片飘在低空,伸手便可摘得的星星,与不时摔落远方的流星,就是大理留给我的最震撼的画面了,却没想到,我会在这最后一天与神圣的白族本主不期而遇。


白族本主是人神合一——不像神,更像人——带着七情六欲去护卫村民的白族本境之主。本主会(本主节)通常在新年之后举行,从将本主及其配神从本主庙里接出,安置在特制的神轿中,在长龙般的仪仗队伍,包括唢呐鼓乐,化妆座骑、持香老人、霸王鞭舞队的护送下巡游进村,所过之处家家摆香设贡,鸣放鞭炮以示欢迎开始,接下来的三到五天,本主庙便会成为白族人烧香秉烛,唱念诵辞,祈神赐福的活动中心。



但当时参与了本主会“起驾、出巡”全过程的我,还什么都不知道。一开始与决定将最后的时间用来拥抱洱海的旅伴分开,去跟着窄窄的街上,零零散散的,穿着白族服饰的阿婆们,我只是满心好奇;最后与送本主的队伍一起走进本主庙,我更是一头雾水,甚至在看到庙门上的牌匾时还在心里嘀咕:“木主庙,真是个奇怪的庙啊!”不过,这不就是旅行的快乐所在么?遇见未曾预想到的世界,处处是惊喜!


进入本主庙后,雾水未散的我一边听村长用白族语言发表着振奋人心的演讲,一边惊叹:这么小的地方竟然可以塞下这么多人!人群由穿着民族服饰的男女老少、一些为了迎接本主而刻意画上腮红的男人,与像我一样,或意外偶遇或专程前来感受白族文化的外族游客组成,看似拥挤的水泄不通,实则秩序井然的小庙里,竟然还能在中间留出一块空地,在村长的话音结束后,给那些壮小伙来一场尽兴的舞龙表演!


如果不是旅伴打电话来叮嘱时间,我都没注意到已经一整个上午过去了。一路傻乎乎跟着队伍走进本主庙的我,完全忘记了观察路线!如今只好随便乱转,凭着感觉往回摸了。就这样,我告别了来时的热闹,又一个人走过之前没见到的小河,走过天然的石头当作桥,走过河边笃悠悠晒着太阳的鸭子……正当我惆怅,这样的祥和与宁静或许是个错误的方向时,穿过一排充满生活气息的村民小房,我竟意外地又遇见了一片游客聚集的、现代的热闹!我就在双廊半岛的另一边啊!


一路吃吃吃还走不动路的旅伴张大饼本人


再见到旅伴时,看她也是一脸依然沉浸在洱海风光中的、满足又不舍的表情,我就知道,她也已经按照自己的方式,在这里找到了属于她的回忆。


我想每个来到大理的人,都会有一段难忘的际遇吧。这里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并存,苍山洱海与民族建筑同在,热情的当地居民与期待奇遇的游客共享美景。有的人在这里遇见了爱情,有的人在这里遇见了自己,有的人在这里遇见了沿海城市早已丢失的满天星光......


而幸运的我,

在这里遇见了白族世世代代的信仰。






作   者:夹子

公众号:夹子饮诗




首页 - 夹子饮诗 的更多文章: